马约翰名言:带着脑袋锻炼。想来真是妙极了。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5-14 16:29

马约翰名言:带着脑袋锻炼。想来真是妙极了。

2018-05-15 13:32来源:跑步心情

原标题:马约翰名言:带着脑袋锻炼。想来真是妙极了。

本文转自黑跑 作者王乐

On Running

运动之后带来的改变是自然发生的吗?

2017年我参加厦门马拉松,赛后在鼓浪屿游玩,一个偶然的机会,走进了马约翰纪念馆。当时完全不知道这个人就是中国最伟大的体育教家之一,更不知道他就是清华体育的开创者。生活就像盒子里的巧克力,处处是惊喜,这次纪念馆的参观,给我满满的收获和感动。

回到马约翰吧,他有句名言:带着脑子锻炼。现在想来真是妙极了。我们都经历过充满惊喜的起步,充满收获的惬意,充满挫折的迷思,充满突破的成就,充满爱意的豁达,充满温柔的互动……而这些感受,到底是怎么发生的?

对职业运动员来说,有被运动中刻意练习压榨出的极致精神,有教练将无数前人经验运化而形成的指导。名师高徒的组合是传统的高手生产线,大概率上用脑的过程主要分担给了教练组,职业运动员主要负责吸收并实践这些智慧。

而对大众体育来说,每个人都是运动员和教练员的复合体,需要自己安排,自我约束,兼具了运动员和教练的多重身份。之前我也写过的一篇文章,跑量有了,你的脑跑量如何?说的也是带着脑子锻炼。

对多数业余爱好者来说,跑步锻炼,需要边跑边实践边学习,才能获得更加有效的进步,以及,极为关键的“支持你跑步的长久动力”。

没有脑力进步,体能进步不可能太快,更不可能多方受益。体育,对身体的教育,终究回归的还是脑力。

清华大学有一种历史悠久的洗澡方式——来一遍热水再来一遍凉水,再来一遍热水再来一遍凉水。这被称为“马约翰澡”。不知道现在的清华学子们还会这样洗吗?

跑友中也有这种广泛流传的冷热交替洗澡的传统,特别是对于超长距离的越野跑。就我而言,每次长距离比赛或者艰苦的训练之后,一定会用冷水热水交替冲大腿,这样能加速恢复。

而冷热水交替的“马约翰澡”,一定也有类似的道理。让身体适应高温、低温,让毛细血管扩张再收缩,把身体里深层次的废物排到毛细血管中,再随着血液、淋巴系统排出体外,让人更健康。

最重要的是,这个过程并不舒服,忽冷忽热,通过“主动吃苦”进行意志力的磨练。从更长久的方面来说,走出舒适区的过程意味着或多或少的痛苦,而痛苦往往伴随着冷静和智慧,这种把艰苦磨练渗透到日常、甚至平凡如洗澡这件事儿,清华的优良传统可想而知。精气神是一种习惯,优秀是一种习惯,日久见差距。

说到冷水和洗澡,不仅让我想在UTMF时,听到这样一个关于登富士山的故事。忍野八海是日本山梨县山中湖和河口湖之间忍野村的涌泉群,在1200年前就有了,是富士山融化的雪水经流经地层过滤而成的八个清澈的泉。

相传早年凡是想要攀登富士山的人,一定要在泉水中洗个澡才可登山。泉水至清至寒,经得住此番考验的人才能够被大山所接受。而现在放宽了尺度,只要能伸出双臂在泉水中放半分钟,就行。(或许和现在的登山装备更保暖有关吧。)以泉水净化身心,从冰寒刺骨生出敬畏,以强健、果敢和完善的准备进行超越,不失为一种睿智。

环境变化,动物一定会做出相应的反应,而高级动物人类则多了一层思考,智慧由此而生。冷热风雪雷电……环境带来的冲击和压力,人首先要做的是适应,而下一阶段是思考,进而避开危险环境和改造环境,这也是几千年来人类对地球所做的最大改变。

马约翰所提倡的的带着脑子锻炼,现在想来真是妙极了。暗合了自然规律中写在人类基因中的长盛不衰的成长之路。锻炼的本质是改变,是走出舒适区,而这正是增长智慧的关键时,也是体育(physical education)的本来面目。

我们每天以习惯于“吃点小苦”、“走出舒适区”的“带着脑子”做运动,背后就是强化身体硬件、和脑力软件。文武双全、德才兼备这些词语,细细想来都是满满的干货,“带着脑袋锻炼”是一种极为亲民的解读,而我们也从无数的跑友中发现,运动+思考的组合,最容易让你获得“长久的动力”。

体育锻炼强健的不仅仅是身体,更有智力和体育精神所蕴含的价值观。清华大学在早年推行“强迫运动”,很多学生偷懒不肯出操,马约翰先生就亲子追着学生一起锻炼,身先士卒。

强壮了体魄引领了求真至诚的精气神。一校之行为主张, 影响一校之学子,学生毕业后影响企业、家庭。学校也是社会公民的一部分,是更早更根基的一部分,教育本来就有教书和育人两部分,到现在也不应该丢掉育人的重任。

想起2016年我去哈佛大学参观,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在读博士志愿者,他给我们讲了哈佛图书馆的故事,威德纳图书馆是哈佛最大的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研究图书馆,建筑外观是一座游轮的造型。

那是一位富豪母亲捐赠给学校的。大家都知道泰坦尼克号的故事吧,哈佛年轻校友威德纳——爱书如命的图书收藏家,不幸在这次震惊世界的泰坦尼克号沉没事件中遇难了。伤心的母亲完成孩子的遗愿,为学校捐赠了这座图书馆。这位母亲捐赠的时候不求任何回报,只给校方提了一个要求:所有哈佛的学生必须学会游泳,她不想让孩子的悲剧重演。

图书馆正门两侧各有一块石碑。分别刻着这样的碑文:

“威德纳是哈佛大学毕业生。在泰坦尼克号沉没时去世的。他生于1885年6月3日,死于1912年4月15日。”

“这座图书馆是威德纳的母亲捐赠的,这是爱的纪念。1915年6月24日。”

大学者,非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也。大师,是学识,也是气质和习惯的流传。

备注:

马约翰(1882—1966),中国近代体育史上的著名体育教育家。中国体育界的一面旗帜,清华体育的开创者,1914年到清华大学任教,为清华工作了52年直到生命的尽头。

1954年起任中国田径协会主席,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副主席、主席。他自己终生坚持体育锻炼,身体非常健康,年逾80,鹤发童颜,仍生气勃勃地工作,被誉为“提倡体育运动的活榜样”。

ipb42195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